当前位置:段位资讯教育最容易误会孩子的细节,却最容易被家长忽略!
最容易误会孩子的细节,却最容易被家长忽略!
2022-08-17

你有了解过自己的孩子吗?你对你自己的孩子了解有多少?其实在生活中,最容易误会孩子的细节,却最容易被家长忽略!让我们看看下文吧。

你有了解过自己的孩子吗?你对你自己的孩子了解有多少?其实在生活中,最容易误会孩子的细节,却最容易被家长忽略!让我们看看下文吧。

我的儿子总喜欢在街角跑来跑去,每次他这样做,我都会惩罚他,告诉他不要在街角跑。但是孩子总是犯同样的错误。有一次,又被惩罚后,孩子眼泪汪汪地望着我,问:“爸,‘街角’是什么意思?”

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不明白为什么我3岁的儿子不愿意去朋友家玩儿。他的小朋友每周都会到我家来玩好几次,大家玩的很好。他们也会邀请我的儿子。每次儿子都同意去,但是总是走到一半的时候,哭着要回家。

后来我试着去听他的话,弄明白他到底在怕什么。让我非常意外,他告诉我他害怕的是小朋友家的卫生间。他不知道朋友家的卫生间在哪,所以担心尿裤子。

我牵着他的手,一起到小朋友家。我们请小朋友的妈妈,指给我们卫生间的位置,告诉我们如何打开门。她还会在我儿子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。儿子大大松了一口气,决定留下来玩,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类似的问题了。

我的女儿上小学了,因为家里其他两个孩子都非常聪明,学习对他们来说从来没有问题,所以女儿数学不好让我非常惊讶。当时学校正在教减法,女儿似乎完全不懂,回家的时候总是垂头丧气,眼泪汪汪。我花一个晚上与女儿待在一起,给她详细地解释减法的概念,并且让她做几道题。但是女儿还是做不对,她就是不明白。

我耐心地把9个苹果排成一排,拿走其中的两个。女儿的脸马上发起光来,好像她的心都被点亮了,她叫起来:“噢,没有人告诉我那就是拿走东西!”原来是没有人意识到女儿不会减法的原因是她不明白“减法”就是“拿走东西”。

从那时候起,女儿明白了什么时“减法”。对于小孩子,我们得了解他们的背景和想法,因为他们还不能用语言来解释。

我们对孩子、配偶和其他家人犯下的大部分错误都不是来源于坏的动机,而只是因为我们的误解。对对方的心灵没有深入的认识。

我们来做一个小实验,请用几秒钟的时间看一下这幅画:

现在再看看这幅,说说你看到了什么?

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印第安人?他长什么样?脸朝什么方向?你可能说那个印第安人有高耸的鼻子,戴着一顶羽毛帽子,脸朝着左面。

我会说你看错了。你看到的是一个爱斯基摩人,穿着戴帽子的衣服,手上拿着一支矛,他的脸背朝着右边的方向。

哪一个才是对的?

多年来,我一直使用这样的感知图片,让人们明白:你看待世界的方式,不一定就是别人看待世界的方式。事实上,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并不客观,人们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看——按照他们所接受的方式。

这种看感知图片的体验总会让人们变得更加谦逊、更加尊重他人、对理解他人抱有更开放的心态。

下面是一个父亲如何寻求对女儿的理解,以及父亲的做法如何深刻地影响到他们两个人:

女儿凯伦在16岁左右的时候,开始对我们非常不礼貌。他会说很多尖刻的话,而且这样的行为开始蔓延到她的弟弟妹妹身上。

我没有采取什么行动,直到一天晚上事情发展到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。当时我、妻子跟凯伦在我们的卧室,而凯伦又在说一些非常不合适的话。我觉得受够了,于是说:“凯伦,听着,让我们来告诉你在这个家里应该怎么去生活。”于是我开始了一段冗长的、专断的发言,要她明白对父母应有的礼貌。我提到她最近生日时我们为她做的所有的事。我说了我们为她买裙子,提醒她我们如何帮助她拿到驾照并让她开车。我说啊说,列出了相当多的事实。在结束的时候,我差不多期望凯伦能跪下来赞美她的父母。可是,她只是挑衅地反问:“那又怎样?”

我非常愤怒:“凯伦,回到你的房间去,我要跟你的妈妈讨论一下,然后告诉你有什么结果。”她冲回房间,摔上了门。我气坏了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满怀愤怒。但是,我突然明白了,我没有做任何理解凯伦的事。这个想法改变了我的思路和对凯伦的看法。

几分钟过后我去了她的房间,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。我没有给她的行为找借口,但为自己的行为道歉,我非常直接地说:“我知道你有了什么事,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。”我让她知道我希望去理解,也最终创造了一种让她乐于倾诉的氛围。

虽然有点犹豫,她还是开始说自己作为高中新生的感觉:她努力要取得好的成绩、结交新的好朋友。她说她也在想开车的事,那对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,但是不知道是否安全。她开始做一份新的兼职工作,想知道老板怎么看待她的表现。她在上钢琴课,还要教学生弹钢琴,她的日程非常忙。

最后,我说:“凯伦,你都透不过气来了!”就是这样,我成功了!她感到被人理解。她被各种事情压得透不过气来,她的尖刻和对父母的不礼貌行为只不过是为了引起注意,其实她想说:“嘿,你们谁,听听我说话!”

因此我对她说:“我们要求你对我们有礼貌,是不是像又有一件要你去完成的工作?”

“就是!”她说,“就是另外一件要我做的工作——而我已经应接不暇了。”

我叫来了妻子也参加这个谈话,我们三个一起想办法让凯伦简化她的生活。最后,她决定不再上钢琴课,也不再教钢琴,她为此感到非常高兴。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凯伦好像换了一个人。

通过这次事件,她对自己在生活中做出选择的能力更有信心。她知道父母理解自己,也会支持自己。不久以后,她决定辞去工作,因为那不是她想要的好工作。她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更好的兼职,并做到了经理的职位。

回忆这件事的时候,我觉得她的变化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说:“好,你的行为没有任何借口,你不准……”相反,我们愿意花时间坐下来,尝试理解。

注意凯伦的父亲如何留意到她外在的行为表现,并试图深入理解她的内心。只有做到这一点他才能真正解决问题。

凯伦和父母之间的争吵只是表面,凯伦的行为隐藏了她真正的忧虑。如果父母只注意到她的行为,就不能真正了解问题。但是,他的父母摆脱了法官的角色,而成为一名真正关心她、信任她的倾听者和朋友。当凯伦感觉到父亲真的要理解自己的时候,她就能安心地敞开心扉,跟父亲进行更深层次的沟通。在找到一位愿意倾听、并给自己机会发泄的对象之前,凯伦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担忧的东西。在情况明了、她感到真正被理解的时候,凯伦就会希望得到父母的指引。

谨记:只要我们还处于法官和陪审团的角色之中,我们就不能拥有我们希望拥有的影响力。

段位资讯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